返回 

脱下繁荣的假面具:裁员潮下的中国(图)

脱下繁荣的假面具:裁员潮下的中国(图)

中国重庆——23岁的黄林财一副开开心心的样子,非常乐观——即使他最近刚丢了工作。

他曾在福特汽车(Ford Motor)位于重庆的三个巨大的装配厂之一工作了将近四年。重庆是中国西南部一座杂乱无序拓展的大都市,有近2000万人口。他每天的工作是把刹车液注入从装配线上经过的福特福克斯(Ford Focus)小型车,工作时间很长。

但随着中国经济放缓,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今年1月,在福特工厂工作的黄林财与数千名工人一起被解雇了,这些工厂是福特与重庆一家汽车制造商合资成立的。

他非但没有对自己的厄运感到恐慌,反而用他拿到的五个月的遣散费和朋友们潇洒了几周,琢磨其他的职业选择,比如加入朋友的创业公司,在计算机上画漫画。如今,他找了一份在健身俱乐部做服务员的工作,加入到中国蓬勃发展的服务行业中来,不过与在福特工作时相比,他的工资比以前低了。



“我不想再去工厂了,很无聊,跟我想的不一样,”黄林财说。

这种总能找到工作的年轻人的自信,在中国并不鲜见。年轻的一代已把繁荣作为常态来期待。他们也越来越多地追求个人成就感。

然而,如福特的裁员所显示的那样,经济预警信号已开始在中国出现。通货膨胀率已逐渐上升。经济增长则在慢慢减缓。

不过,从目前来看,尽管最近出现了裁员,重庆仍很繁荣。

观音桥附近的一个巨大的步行广场灯火通明,即使在工作日的晚上也是人潮涌动。树上挂着明亮的灯笼。



广场周围建筑每层都是吸引人的餐厅,人均不到10美元就能吃顿美餐。也可以去一个不是这么时尚的地方,一大盘现包的饺子和一碗汤不到2美元。

世界上最长、最繁忙的单轨蜿蜒曲折地在这座山城陡峭的山丘上,甚至从建筑物中穿过,就像M.C.埃舍尔(M.C. Escher)的一幅三维画作。城市的地下有一个巨大的地铁系统。单轨和地铁几乎都是在过去15年里建起来的。

人们仍可看到城市的根,包括字面意思上的根。古老的榕树从外围树枝上把根垂落到山城岩石斜坡上的小片土壤中。

满载着沙子、新砍下来的树干及其他货物的驳船,在浑浊的长江和同样污浊的嘉陵江上缓慢地向上游或下游行驶。嘉陵江和长江的汇合处就是重庆市的中心。



重庆在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一段残酷的历史,这让像黄林财这样的年轻人如今的乐观显得如此异乎寻常,也让这座城市今天的宜居性显得如此令人惊讶。如今的美丽和有秩与暴力的过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重庆是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首都。大片城区被日本(专题)的燃烧弹夷为平地或烧毁,平民伤亡惨重。在20世纪60年代末的文化大革命中,重庆全副武装的红卫兵派系之间曾爆发过致命的武斗。

大约10年前,在薄熙来掌管重庆期间,他的警察部门以打击黑社会为名,监禁了数十名当地的工商界领袖。警方没收了他们的财产,有时还对他们使用酷刑。薄熙来最终因受贿、贪污和滥用职权被判处无期徒刑。

不到两年前,曾被视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专题)两个可能接班人之一的孙政才,在担任重庆市领导期间突然被拘留。孙政才因腐败和阴谋篡党夺权的罪名,也被判处无期徒刑。


在所有这些政治问题中,重庆继续发展,与16年前福特在中国的第一家装配厂在这里投产时相比,城市的面貌已有了很大的改变。

那时候,夹在两江之间的市中心老旧不堪,而且人满为患。江上没有多少桥梁,江下也没有多少隧道,能让大量的人口到与市中心遥遥相望的江对岸居住。地铁还没有开通。

福特公司为装配厂的开幕仪式包租了一辆大巴,邀请了一群高管——其中包括亨利·福特的曾曾孙女埃琳娜·福特(Elena Ford)——和几名记者出席。

过了嘉陵江后,大巴在一条高速公路上向北行驶了半个小时后到了工厂所在的地方,高速公路很宽,上面几乎没有其他车辆,两边是开阔的乡村。


如今,从江边到福特装配厂乃至更远的地方,都已经城市化了。公寓楼群之间有优美的景观园区。

大量的房屋建设让租金保持在低水平上。

黄林财喜欢穿一件有很多彩色补丁的绿色风衣,他住在一套近5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公寓,每月的租金相当于75美元。公寓位于一栋30层高楼的中层,在福特工厂以北几英里处。这是一个他小时候不存在的社区。

他在福特的工资大约相当于每月1000美元。所以低廉的房租给他留下了很多可支配收入。他可以把钱存起来,也能经常出去吃饭。他非常喜爱最近买的Renegade摩托车。

但重庆在一个方面并没有像福特所期待的那样发展,那就是停车。重庆没有多少停车的地方。

直到最近,开发商每300平米的公寓面积只用建造一个停车位。由于许多公寓的面积与黄先生的差不多,这意味着每六七套公寓才有一个停车位。


据官方媒体报道,就连这个标准也很少达到。

结果呢?重庆居民为了能在自己的大楼里租到为数不多的停车位,每月需要支付相当于30美元或50美元的租金,即使是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段也是如此。

停车位不足意味着干净、现代化的地铁和单轨的使用率极高。但这无助于当地的汽车销售,福特的裁员就证明了这一点。

不仅仅是汽车制造商困难重重。重庆最近面临的考验不是战争,也不是政治,而是经济。

今年2月,重庆北边一个招聘大厅里挤满了最近被解雇的工人。但许多通常为厂家代表准备的摊位都是空的。

当地的工厂“正面着临巨大的困难,有些甚至可能倒闭”,当地一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的人事经理梅玫说。

她还说,她的雇主在一个月前将员工数量减少了一半,还将今年春节的奖金削减了90%。

黄林财并不担心。他用很多时间骑他的摩托,或摆弄他的摩托。在失业期间,他想过要在自己的余生干点什么。

“我就骑到河边,看看风景,”他说。

来源:倍可亲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