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家促省府採针对措施抗疫 封城非一刀切 极端反损经济


卑诗省疫情数字近日勐升,就是否应比照澳洲墨尔本、为遏止病毒传播而进行封城(Lockdown),省内专家意见出现分歧。有人认为一刀切式举措缺乏比例原则;有人则指摘本省目前的防疫限制太天真,亟需採取更严厉的手段。

温哥华前居民巴伦(Graham Barron)如今深知「自由诚可贵」,他与妻子和两个小孩住在墨尔本,从今年8月至今的近3个月中,他们经历了世界上最严峻的封城之一。

「这真的很难,一直待在家中太困难了」,巴伦感叹道,「但儘管如此,我们都默认,这是件正确的事」。

当地规定居民每次离家仅限1小时,活动范围离寓所不超过5公里,并须全程配戴口罩。目前墨尔本已超过两周没有新增或死亡新冠病例,部分先前的限制措施被取消。

随着加拿大感染数字呈指数级增长,在包括卑诗省在内的许多地区,愈来愈多人呼吁採取类似的封城措施;更有医师团体在社交网络发起#CovidZero标籤,希望政府能有效控制疫情蔓延。

卑诗大学(UBC)传染病学系创始主任Anthony Chow指出,安省和卑诗省目前的措施不足以遏止新冠疫情的传播,「目前更像是鼓励人们去做正确的事情,我认为这太天真了。我们面对的是一场大流行,如想对此有所作为,就必须採取严厉的手段。」

亦有卫生专家持不同意见,他们认为,墨尔本式的限制令过于严格,特别是考虑到病毒传播并非发生在所有情境之中,一刀切的封城可能事倍功半。

卑诗大学数学教授库姆斯(Daniel Coombs)表示,通过为传染病建模发现,由于新冠病毒不容易在室外传播,限制户外活动、及不分场合地推行强制口罩令,都没有太大的意义,他更倾向于利用更具针对性的方法压平疫情曲线。

「我支持关闭那些较容易、或未来有可能发生病毒传播的场所」,库姆斯不认为卑诗有回到三月初的必要,他赞同省首席卫生官亨利医生(Bonnie Henry)的策略,即重点监测那些病毒发生传播的环境,并根据需要进行调整。

另外,亦有专家指出,封城这类极端措施给民众身心健康、企业及经济发展带来诸多潜在危害。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隔离区中的加拿大人产生自杀念头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群的两倍。

素里市商会(Surrey Board of Trade)执行长休伯曼(Anita Huberman)强烈反对封城,她指出,卑诗省无法承担重回三月,更别提像墨尔本那样的全面封锁了,「这只会扼杀一些企业。」

在澳洲,封城期间的政府补偿包括对企业和工人的资助,许多人认为这比加拿大提供的类似补贴要慷慨得多。休伯曼认为,本国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全面封锁,光是贯彻现有卫生令就已大费周章。

此外,出版过流行病和大流行历史相关着作的卑大医学地理学教授科克(Tom Koch)指出,墨尔本式封城恐过犹不及;他亦为亨利医生辩护,「因为感染数飚高,她现在备受指摘,但在我看来,到目前为止她在防疫方面表现杰出。包括素里等重灾区内许多居民都从事必要行业;而那些最容易爆发疫情的工厂、长期护理院和监狱,亦不是政府能够关闭的。」

科克补充,世界各地的医学专家都面临此一人类自古以来的难题:如何与病毒共存,同时尽量减少损害?就此,谁都没有标准答案。

来源:明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