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侨报社论:多一点守望相助,少一点“疫苗利己主义”


辉瑞疫苗(图片来源:美联社资料图)

【侨报1月19日社论】自2020年末传出多款疫苗上市的消息以来,疫苗接种从一种“期待”变成“现实”,全球开始进入以疫苗“利器”对抗病毒的战疫阶段。但围绕着疫苗采购与分配,国际社会所担心的“疫苗利己主义”乱象愈演愈烈,消解了疫苗作为公共屏障的作用,也再次对全球抗疫合力带来负面影响。

近期,多个国际组织负责人就疫苗乱象发声。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近日痛心指出,全球在携手抗疫方面的团结力度正在减弱,“疫苗正在迅速流入高收入国家,而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却没有得到任何疫苗”。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指出,随着第一批疫苗开始部署,公平分发疫苗的承诺面临严重风险。此前他还警告富裕国家,在采购新冠疫苗时,不要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之前“插队”。

富裕国家与低收入国家之间长期以来横亘着的财富鸿沟、发展鸿沟,如今正演化为更加具象的“疫苗鸿沟”。根据国际疫苗监督机构的一份报告,尽管高收入国家人口仅占世界总人口的14%,但它们却已采购全球超过半数的新冠疫苗。而在肯尼亚、缅甸、尼日利亚等67个较为贫困的国家中,平均每10个人中可能只有1人“有望在明年年底前接种上疫苗”。

据媒体披露,如果所有预定的新冠疫苗都获得批准,加拿大已购剂量足够对该国公民进行5次免疫接种;英国的疫苗剂量是其人口的3倍……表明富裕国家超量囤积疫苗、弱势国家无“剂”可打的情况相当普遍。北马其顿一位流行病学家感慨:“我们就像在‘泰坦尼克’号上一样,富人抢占了所有救生艇,而贫穷的人则被留了下来。”

“疫苗鸿沟”存在于财富以及权力不对等的诸多角落。辉瑞公司被曝削减了对欧洲多国的疫苗交付量,而美国市场不受影响,引发欧盟国家集体不满;在西方发达国家内部,一线医护人员没能第一时间获得接种,而政府官员、商业巨头、富人阶层则有机会排在接种早期阶段;近期关于“疫苗黑市”的传闻也开始增多,一剂疫苗被炒作到好几倍的高价,且真假难辨,卫生专家们早已警告,“任何被视为救命保命的东西,如果供不应求就会产生黑市”。

从分离毒株到技术攻关、临床试验、获准上市,新冠疫苗的研发速度,已经创造了人类社会在疫苗研究领域的新纪录,这是人类社会在现代科技助力下的大幸。可是,疫苗作为“科学问题”颇为圆满之时,作为“政治问题”却依旧显得尴尬。

一些富裕国家疫情严重,急需大规模的疫苗供应,这也是现实所迫,若在国际契约基础上,有计划有步骤地采购疫苗本也无可厚非。但在疫苗刚刚上市、供不应求的早期阶段,他们无视国际组织关于疫苗公平分配的计划、只顾砸钱囤积疫苗为己所用的作法,既容易导致过量囤积造成浪费,也抬高了疫苗价格导致低收入国家更加无力负担,总体后果是加剧全球疫苗市场扭曲、分配不公、人心恐慌,可谓损人不利己。

新冠疫苗的公共屏障作用如何实现最大化?理想状态是人人接种,但在当前阶段,高危人群优先覆盖的接种次序是比较科学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指出,结束新冠大流行和加速全球经济复苏的最快途径,是确保在所有国家都有一部分人接种新冠疫苗,而不是在一些国家的所有人都接种。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认为,疫苗分配应该“基于医疗需要,而不是基于财富”。

根据世卫组织最新数据,现在至少有49个较高收入国家都已经接种了3900多万剂几种不同的新冠疫苗,但在一个最低收入国家只接种了25剂。悬殊的数据再次指向疫苗公平分配难题。一些国际组织正致力于完善新冠疫苗全球分配制度,呼吁共享新冠疫苗知识产权和生产技术,加快生产速度;还有的国家通过合理价格甚至无偿方式向低收入国家提供急需的疫苗,推动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新年致辞里表达期待,希望2021年是战胜新冠、弥合分歧、治愈创伤的一年。多一点守望相助、合作协调,少一点“疫苗利己主义”,治愈之年才能达成。

来源: 侨报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