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返回 

文章被剽窃屏蔽还乐淘淘


  

  《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700篇》

    

  第558篇 文章被剽窃屏蔽还乐淘淘

    

    

    

  文章被抄袭、剽窃、屏蔽,不生气反而乐淘淘岂不是脑子进了水?不是,确实没进水。

    

  抄袭剽窃或者丢脸,被抄被剽者气恼,就如同一对孪生儿,没抄袭剽窃的就没被抄袭被剽窃者,没有抄袭剽窃者的惬意,也就没有被抄袭被剽窃者的愤懑。

    

  一出悲喜剧呵,有人喜欢有人愁。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被轻轻松松的抄去——哦,连爬格子抄写也不必,电脑上用指头轻轻一抹,刹那之间就成了自己的。

    

  遇到过被抄、被剽的事,开初当然心里很不高兴,心里不平衡,自己辛辛苦苦的写,人家却轻而易举的“抹”。可人家要这样做又能怎办。如果自己生闷气岂不把自己的身体气坏了,若是气得厉害,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就更是划不来了。于是想通了,不生气。

    

  学习矛盾论辩证法时候知道了凡事有两面性,好事可能转化为坏事,坏事也可能因为转化变成好事。套一句古代哲语叫做: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用这哲语协调自己的心态非常有效。

    

  高高兴兴、泰然面对好,想通了也就没什么,人家剽你的是瞧得起你哦,说明喜欢你的文章,说明你写得还算可以,说明值得他剽。写出来的东西既然有人喜欢,此时不乐更待何时?所以我便乐了。文章被抄被剽乐陶陶。

    

  现在,不是方面的文章很难赚钱,干巴巴的东西给人家钱还不一定乐意看你的呢。如果没有人看,岂不如同一堆垃圾。

    

  不论人家是抄是袭、是剽是窃,也是赚不到钱的,既然人家赚不到钱,得不到什么好处,岂不是反倒为作者挣了面子得了风光呢。

    

  有一些还不能叫剽抄。不是说千古文章一大抄吗?不能动不动就说人家抄,文化是大众的,是历史的,是人们千秋万代的积累,没有仓颉造字,谁能写文章,这仓颉先生的字谁不在抄?

    

  有些还明明白白的标明了“转载”,甚至挂上《带雨的云七十年感怀短文》的字样,就更应该感谢才是。是了,在此向转载者们致谢。

    

  嘿嘿,即使是用别人的名字,人家既没得一文钱好处,我也没损一文钱的坏处,何苦烦恼。所以,我都由着去,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问不闻、听之任之。我只有一次因为被剽窃,而且剽窃得那么窝囊,才不得不干预,不是我爱干预哦。

    

  前一年我在《凤凰》的一个栏目发表了,后一年忽然想在《凤凰网》另一栏目重发。不料几乎同时就有人发了我这篇文章,一个字也没改动,而且那么巧,发表的时间才几分钟之差,简直是戏剧性的令人不可置信的巧合。于是编辑询问了:“哪个是原创者?”请朋友们说说,窝囊不窝囊。

    

  作文真轻松,无需枯肠馊;

    

  脑袋撂一旁,光动手指头。

    

  才思虽殆尽,作文能如流;

    

  鼠标抖一抖,文章马上有。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去论坛搜索,勤抖手指头;

    

  这般当写手,文章超海流。

    

  被人家追问当然就不得不说明,要不然岂不落个坏名声。我于是复印了前一年发表那个栏目的目录黏贴,作为我对编辑的答复,目的是洗清“抄袭、剽窃”的怀疑。后来那篇当然就被编辑删除了。

    

  被屏蔽、删除、拦截当然也令人十分不快,甚至比被剽被窃被抄更加令人遗憾。

    

  为什么吗?被剽被窃被抄被袭是扩大了文章的阅读面,而被屏蔽被删除却不让别人看,没有人看我岂不是白辛苦。说话是为了说给别人听的,写文章是为了给别人看的,如果自己说话时人家用棉花球堵住耳朵,是个什么滋味哦,岂不是对着聋子唱歌,甚至比对着聋子唱歌还惨。

    

  辛辛苦苦把文章写出来却被屏蔽删除,岂不如同栽了盆花,苞还没绽开就被扯去,又如同提了个竹篮子去打水——一场空。连说句客套话的人也有,岂不比一个屁还不如,屁还会引得人捂鼻子呢。

    

  有人就爱这“口”,也许如同抽烟吸毒饮酒上了瘾,不屏蔽删除别人的心里不好过,于是胡乱屏蔽一番。

    

  说“胡乱屏蔽一番”并不言过其实,常常是屏蔽得令人不解、哭笑不得。

    

  博克算好,会打个招呼,告诉作者哪篇哪篇被屏蔽,哪篇哪篇被拦截,哪篇哪篇被删除,哪篇哪篇被设为私密。博客还是相当温良恭俭让,打了个招呼使人心中有数,不用牵肠挂肚、耿耿于怀。

    

  有些网站却不那么温良恭俭让的。不打个招呼,文章如石沉大海、无声无息,那是最难堪的。

    

  还常常叫人哭笑不得,屏蔽的原因是某个字眼词汇,而且屏蔽的字眼词汇还常常是一些光明正大,上得了大雅之堂,并且是完全符合“主旋律”“大方向”“光明面”的字眼,甚至还是唱赞歌的,是“抖自己志气,灭敌人威风”的一些字眼和词句呢。真是令人不解,人人都喜欢听别人给自已唱赞歌,居然有人不乐意听别人给自已唱赞歌的呢。

    

  比如一短文中,写五星红旗开始飘扬年代的一幅对联是“解放不忘、饮水牢记掘井人”“翻身不忘、幸福牢记”,网站居然把“”“”当成“敏感字眼”,弄得我不得不删去,怎不哭笑不能呢。

    

  “聚会”“造反”“刀”等等属敏感能理解,可是连“时传祥”“”也属敏感,能不哭笑不得吗。甚至古词语的“销魂”也属敏感,更甚至连“发票”也属敏感。我弯弯绕绕的猜想,发票与贪腐有关,也许贪腐是百姓不能闻问的“国家机密”,所以受了株连而成了敏感词。

    

  有一些网站还提醒,于是可以改成其它的字眼和词汇,或者以拼音字母代替,或者用标点符号隔断,或者借谐音字表示。

    

  可是有些网站根本就不告诉你是什么原因,干脆就抹了,干脆就不让发,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创作圈子的人爱叫做“毙了”,如同“毙”一样令人毛骨悚然。嘿嘿,不计较,为了宽心,还一连想了五首宽心歌:

    

  别人作品不要抄,东摘西抄没味道;

    

  抄抄如果为脸面,一旦露馅脸没了。
北京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作文不过得个乐,为的舒心才敲敲;

    

  胸臆抒透乐融融,心畅气顺身体好。

    

    

    

  被人剽窃无需恼,嘻嘻哈哈笑一笑;

    

  当成夜半遭小偷,窃去文北京白癜风的医院章钱没少。

    

  偷了文章丢名声,如同老鼠偷吃药;

    

  吃错药了害自己,吱吱一声命没了。

    

    

    

  屏蔽有啥大不了,老天还行不公道;

    

  头上白癜风怎么治疗何况些子俗儿们,为了银两行讨好。

    

  被人叫做小五毛,眼睛时刻瞪大了;

    

  哼哼嗬嗬摆威风,恃强凌弱作霸道。

    

    

    

  宽宽心来不烦恼,想想昔日的世道;

    

  毙篇文章算个啥,抹你小命哪敢闹。

    

  屏蔽算得了什么,一字半句没改掉;

    

  不过暂时存起来,完璧归赵是迟早。

    

    

    

  被屏蔽了不烦躁,反而屏蔽者苦恼;

    

  白白花了血本钱,人家照样乐淘淘。

    

  不惜辛苦的劳,头昏眼花舌干燥;

    

  如果只值五毛钱,何苦白白把心。

    

    

    

0 人评论

我来说两句 (小于120字)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